<strong id="1lyrz"><address id="1lyrz"><delect id="1lyrz"></delect></address></strong>
<wbr id="1lyrz"><menuitem id="1lyrz"><option id="1lyrz"></option></menuitem></wbr>

  1. <acronym id="1lyrz"><address id="1lyrz"><ol id="1lyrz"></ol></address></acronym>

    <tt id="1lyrz"><span id="1lyrz"><sup id="1lyrz"></sup></span></tt>
    <b id="1lyrz"></b>
    首頁 > 律谷新聞 > 律派大咖 | 向往著新興法律服務業的明天

    律派大咖 | 向往著新興法律服務業的明天

    2018-11-19


    轉眼間自己從律師業退休了,成了一位新興法律服務業的師爺(因為不能再叫自己是律師了,又一直被人叫紹興師爺,到了60歲就被直接叫成師爺了)。離開律師業,回看律師業,自然有了一種旁觀者清的視野和感覺。在第三屆新興法律服務業論壇召開之際,就律師業和律師業相關的新型法律服務業的發展,說說自己的感想。


    律師業自己比自己,成績不得了


    早些年曾經有過莫名的沖動,想拍一個律師業發展的20集紀錄片,也寫了一個20集的粗略提綱,成立了一個專門的公司,也就是現在律派巨匠的源頭公司。為此也采訪了律師界的一些前輩,對于律師業恢復后40年的發展歷程,我的認知比晚輩的律師,乃至大部分同輩的律師可能都要充分一些。我也主持過一個內部的紀錄片《君合20年》的拍攝,對于中國最早的合伙律師事務所之一君合律師事務所的發展脈絡也有清晰的梳理。我也認認真真地讀過《中倫的秘密》這本中國最大型律所之一中倫律師事務所的發展史,因此,對于中國律師業恢復后40年的發展史和中國最早期著名合伙律師事務所的發展史,我腦子里是有一個清晰脈絡的。同時我作為一個北京律師,又長期派在海南和上海工作,對于北京、上海和南方律師業的發展也親身經歷。所以現在要回顧中國律師業恢復40年的發展歷程,我肯定是可以講些故事的人。


    說到中國律師業恢復40年的發展,我們站在律師業自身的角度回頭看,毫無疑問可以說,中國律師業40年的發展不得了,了不得。


    中國律師業恢復的時候,是一批30后的律師,他們大部分是50年代受過沖擊的"右派"律師,全國也就是2000人左右。像上海律協的老會長王文正,講的都是怎么樣一個一個苦口婆心地把30后的"右派"們勸回來做律師。30后的老律師傅玄杰講的是最早的法律顧問處是多么的簡陋,但是群眾是如何地信任律師。那時候做律師雖然很苦很忙但是很自豪。


    50后這撥中國律師業恢復后的律界新兵,談的已經是創業和轉型的艱苦。作為50后北京律師的代表武曉驥(原北京律協會長),肖微(第一屆全國十佳律師)講的是借了幾萬塊錢開始創建君合搞合伙制不易,開業前兩年君合合伙人都拿不到工資;作為上海50后律師的代表人物朱洪超(原上海律協會長)講從法律顧問處轉為合作制律所,合伙制律所的不易,律師事務所一點點資產算過來算過去,到底是國有的,集體的還是個人的也說不清楚;作為南方律師50后的代表性人物李淳(原深圳律協會長),從東北到深圳,從體制內到體制外,也深感律師創業不易。律師業恢復到現在,我們這批50后律師幾乎全程參與其中,毫無疑問是中國律師業的建設功臣。想想全國的律師人數從2000人左右到現在36萬多人;從律師事務所人數三、五個人開始,到現在事務所規模超千人,數千人;從律師創收幾百塊錢到人均幾十萬,高創收律師過千萬;從案件只能做刑事案件、民事案件,到現在各種類型的法律事務都有律師參與;從事務所只有在一個城市執業,到現在大型律所在全國,在全球近百個城市的執業;從律所辦公在平房和筒子樓一兩間辦公室開始到現在在最頂級的大樓中數千,近萬平方米辦公室;從律師辦案的數量,到參政議政的人數等等,律師業的發展真是不得了,了不得。從我個人而言,多少次站在上海嘉里中心32樓,望著的上海展覽館當年看著高聳入云的紅五星,怎么也想象不到,當年17歲第一次到上海,在上海展覽館地面仰望的這顆紅五星,夢想著自己能夠在上海有所發展,怎么也想象不到自己能夠在這顆紅五星旁邊,比這顆紅五星還的高辦公室辦公10多年。思前想后,我們這批50后的律師,參與中國律師業恢復后近40年的發展,肯定是驕傲的。


    和其它行業比發展算一般


    律師業總體發展進步很大,但就律師個體而言,客觀地講,幸福感,榮譽感并沒有增加。我們50后當律師的那一代人,肯定人人都有當律師為民請命,匡扶正義的使命感。50后當律師的那代人應該都做過刑事案件,估計不少人面臨過刑事案件的親屬在你面前撲通下跪的場景。就我自己而言,處理過一個一審被判死刑的案件。面對親屬下跪的場景,內心的使命感油然而生,心想著,一定要盡最大的努力把那顆腦袋保下來,最后二審確實被判了死緩,保住了腦袋。50后那代律師做經濟案件,雖然掙錢不多,但是客戶對你的尊敬是能夠切身感受到的。還有,50后那代律師,曾經在社會的各行各業中是非常受尊敬的,聚會吃飯間都會把你當做座上賓。但是,現在律師在整個社會中的地位和受尊敬程度明顯不如當年。律師在處理企業法律事務的時候,已經處在被呼來喚去的境地,就是給多少錢辦多少事兒,不存在任何請你的感覺。而在處理民事案件,刑事案件的時候,律師也常常被質疑、被詬病、甚至被毆打。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律師確實有點舅舅不疼,姥姥不愛的感覺。


    律師境況的變化,究其原因,律師業與其他行業和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相比較,相對滯后。從知識層面而言,現在社會各界文化程度普遍提高,大學生成為社會基本人群,他們對法律知識的獲取和理解已經不同于八、九十年代,法律和律師行業的神秘感消失,律師成了可以被隨時揶揄嘲諷的人員;從律師作用角度而言,不時被披露的法律冤案和司法腐敗案件,使得社會各界對律師的作用和公平正義感大大減弱;從收入角度而言,雖然律師界整體彌漫著以高創收為榮的傾向,但律師不論是事務所收入規模和律師個體收入而言和中國民營企業和民營老板收入大幅度擴大相比,心中很不是滋味;從行業人數規模和社會影響力而言,許多行業從無到有,從業人數過百萬,行業領軍人物社會和政治地位遠超律界領軍人物,很是酸楚感慨。以上對比說明,這四十年間,中國經濟和社會生活方方面面高速發展,律師業的發展最多就是個行業平均發展速度,但律師卻要天天面對、服務、伺候那些高速發展的行業和人士,兩相比較,現在的律師幸福感、榮譽感不如我們50后一代初為律師的時候。


    想的得不到,空間不夠開


    律師業是一個非常特殊的行業。在法學院學習法律的時候,同學們都已經被灌輸為律師是一個自由職業者,是一個穩定的高收入群體。同時,又被灌輸為律師是特別容易轉化為政治人物的。在美國這樣的西方發達國家,有一半以上的總統、議員都是律師出身。又由于法律專業本身的政治特性,法律人對政治問題的認知和參與的熱情一定會比其他任何學科和專業的人士要強烈。學法律的學生畢業后進入公檢法司等司法行政部門之后,由于進入到了體制之內又受到紀律的約束,就被約束訓練成了體制內的人。但律師不一樣,他們自謀職業,自找客戶,在法律服務市場當中自己養活自己,成為了一個自由職業者。但他們心中的政治參與熱情卻不會因此泯滅。因此,那么多年來,在重大社會熱點問題上,律師是一類經常參與評論和表述的人。但是,由于多年來法學教育,國際環境影響,現實政治模式以及律師地位作用的不協調,造成了律師在參政議政方面方面的認知差異和失落感。如果法學教育模式和律師現實地位之間不能夠形成教學與實踐的平衡,諸多律師會長期處在政治參與感失衡的情緒之中。解決律師失衡感問題不是律師業自身能解決的,律師業本身也不必過多討論。每個個體律師只能自我適應自我調整,調整好了就舒暢,調整不好就失衡。


    但是從律師業定位為一個服務業而言,需要堅守也需要發展。堅守的是主要體現在律師的刑事辯護方面,這體現的是國家的政治制度安排和司法主權的設計,刑事辯護關乎人的生命權和自由權,刑事辯護的資格必須授權給受過基本法學教育,通過法律考試并受過實務訓練的律師。參與民事和經濟訴訟和仲裁的權利,作為律師業本身應該去牢牢地守住,這也算是律師業的堅守陣地。但民事、經濟訴訟、仲裁的權力和領域一定會有很多其它行業的人士覬覦和染指。這么多年來,律師業在行業堅守的問題上應該是不錯的。然而,律師業作為一個法律服務行業,在非訴業務的拓展中實際空間和想象空間就很大了?,F在從律師專業的角度而言,法律服務的面非常的開。但從服務的深度而言大部分是淺層的服務,這種淺層的服務很大程度上對律師個體而言,不管是自我價值的體現還是服務價值的體現都感到有些不足。律師之所以在廣大的非訴領域只能進行一些淺層的服務,這和律師事務所的組織形式、管理能力、行業約束有很大關系。從組織形式上來講,律所的合伙制在執行力方面和企業的公司制差距太大。有的人會認為學法律的人特別的不好管,這是不準確的。學法律的人進到公檢法司之后,在體制內、在半軍事化的制度架構下,執行力依然是很強的。但是在律師事務所的合伙制下面,執行力就大打折扣。同時在行業的約束方面,律師事務所的限制,和一般的咨詢類、服務類公司相比,差距很大。光是律師事務所不能投資這件事兒,就約束了在非訴業務中律師服務的深入問題。律師業經常會因為行業的特殊性自我感覺崇高。但客觀的講,教育、醫療、媒體等行業自我感覺的崇高性都不會比律師業差。教育是靈魂工程師,醫療是白衣天使,媒體是無冕之王。我們從行業的角度對比,這幾個行業的業態都比律師業要開放。講個故事,作為老律師,我特別希望自己的兒子學法律,但兒子就是不學法律,自己選擇學了新聞傳媒,我總對此有點不爽。有一次,電視在播全國記協召開大會,中央常委全部到場祝賀的新聞,兒子在邊上問我,你們律協開會什么樣的領導會去?我一時語塞。教師節、醫師節、記者節都有了,律師節會有嗎?律師行業地位低是因為人數少?因為學歷低?因為市場化程度低?因為機構規模???因為社會作用少?是因為律師太折騰?總之律師業行業地位相對較低,一定有行業自身的原因。


    科技、互聯網和資本的融合


    現在幾乎各行各業都受到科技、互聯網和資本的擁抱。在科技、互聯網和資本的推動下,許多行業的發展都超乎尋常地迅速,有的甚至無中生有,三、五年就形成一個行業。律師業是一個很保守的行業,律師業所受到的行業管控以及和公檢法司等相關機構間的約束和依附,使得律師業成為科技、互聯網和資本滲透影響最弱的行業之一。但是客觀因素是一方面,主觀上律師的自我、律師的不羈、律師的散漫、律師的無保障,也是律師不愿受科技、互聯網和資本約束的一個內在因素。雖然律師業內的一些先知先覺,或者說敢于創新者,開始學習其他行業的經驗利用科技、互聯網和資本的力量來搭建新的平臺,但是三、五年的實踐下來,一批先行者已經成為了行業發展的先烈。說到這里,一定要向這些行業的先烈們鞠躬致敬。如果說律師業相關的一些機構,在利用科技、互聯網和資本來推動法律服務業發展中效果不好,失敗案例太多,我看有以下幾方面的原因:


    一、律師業對于如何利用科技、互聯網和資本的力量來推動行業的發展缺乏整體的考慮和戰略,沒有相應的激勵政策和制度松動。


    二、律師事務所合伙制的管理結構和長期松散的管理模式,無法適應科技、互聯網和資本所要求的規范化、公司化等嚴格的管控模式。


    三、具有創新精神的骨干律師,在行業和事務所體制的約束下,以及律師業個體化管理和公司管理之間能力的差異,使得勇敢地邁出創新實踐的骨干律師們面臨著發展的極大窘境。


    四、來自于其他行業的科技、網絡人才,在法律服務業的發展又面臨著律師業行業管理的壁壘和律師們對非專業人士涉足法律服務的內心抵觸,再加上法律服務自身的專業化要求和服務流程的復雜性遠超其他服務業,他們在法律服務相關領域的發展也是舉步維艱。


    然而,畢竟科技、互聯網和資本的力量是現代行業發展的重要推動力,對于各行各業的發展都在進行一次重新的洗牌,法律服務業也絕無可能成為潮流中的孤島。在這幾年法律與科技、互聯網和資本的融合中,也有一些相關的機構找到了生存、發展和壯大的方式。說到這里,一定要向這些行業的先輩們致敬。百事通是一家理工男創業的法律科技服務型公司,以馮子豪為代表的這批理工精英,創業12年,在科技加法律的領域中,痛苦摸索對接,終于編制成了司法部中國司法服務網和各省的12348熱線,編織成了法律服務基層百姓的這張技術大網,受到了司法部的認可,獲得了全國五一勞動獎章,成為了新興法律服務業的標桿企業。無訟在新興法律服務業曾經像旋風一樣刮過,紅透整個律師界。我認真地對無訟的創始人蔣勇說,欽佩你用一己之力,一所之力想打通籠罩在法律服務業頂層的天花板,想讓法律服務業照進智能的陽光,太了不起了。蔣勇回答,我也不知道能打通幾層天花板,打通一層還有一層,一層又一層太難了,不管打通沒打通,我一定會給后人留下標記,我曾經打到第幾層。贏火蟲以余暢池為代表的這批銷售天才,用法律人的智慧拿起了資本的杠桿,撬動了沉淀在各行各業的死賬和壞賬的專項服務,為全國各地無數的律師創造了新的案源,為法律服務業如何駕馭資本趟出了一條道路。毫無疑問,這些代表性的機構,已經實現了法律和科技、互聯網、資本的有效融合,他們的出現,讓社會其它行業對法律人有了新的認知和新的尊重。


    新興法律服務業大有前途


    說句俗話,未來已來。法律和科技、網絡、資本相結合的新業態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來到了我們身邊。2016年9月,首屆新興法律服務業論壇在上海召開。這個論壇的命名確定了新興法律服務業的行業成型。律新社作為論壇的主辦方,王鳳梅社長功不可沒。律派巨匠作為新興法律服務業的成員和論壇的協辦方,也有推動作用。論壇期間,大家把酒言歡,我給大家算了個賬,未來新興法律服務業的市場空間會有5000個億,是一個成長型的大行業,獲得了大家的一片掌聲。


    對于與律師業有緊密關聯的新興法律服務業,從律師業的整體態度而言,以我曾經的老律師,現在新興法律服務業的耕耘者而言,律師業上層對這個新興關聯行業的態度是保守和觀望的,甚至在擔心著啥時出點事情如何表態和切割;律師業個體而言,老律師相對漠然,年輕律師相對功利挑剔,能夠擁抱理解和給予寬容支持的不多。這是律師特質所決定的,我作為老律師特別能理解這種特質。就是看風險多,提批評多,自以為是的多。因為律師做事長期只是抓住一點,給予鉆透突破,全面考量和管控的機會少,這方面的能力培養缺乏,綜合管理人才也少。但是,新興法律服務業的機構業態是公司不是律所,業務是需要綜合平衡的而不是做案件鉆透突破就行的。這就對新興法律服務業的發展形成了一個很高的門檻。外邊的人想進來,但法律專業的精深和律師個體的難控不敢進來。里邊的人想干,但行業的管控,事務所的松散,個人管理能力缺乏,沒干就想到一堆風險,也不敢干。所以,經過了三、四年前熱熱鬧鬧的互聯網加法律的一波潮流后,現在新興法律服務業的新增機構明顯減少。但是互聯加法律的熱潮退掉之后,新興法律服務業的整體發展狀況依然是地火洶涌??萍碱I域的、智能領域的、互聯網領域的、資本領域的、咨詢領域的都在不斷的涉足新興法律服務領域。這些涉足過來的機構,大多都是他們的一個輔業而不是主業。比如科大訊飛法律智能領域的發展,比如阿里對法律服務業的惦記,比如一些投資機構對不良債權處置的創新模式,都和傳統的律師業業務形成犬牙交錯。面對一個具有5000億到1萬億的發展市場空間,所有相關領域都是不會漠視的。就連現在有的企業聘有成百上千的法務隊伍,根本的原因還是律師業不能適應他們的服務需求,稍作調整就可以來切律師業的蛋糕。但是如果,新興法律服務業的機構能去解決他們的困難,形成服務外包的機會,則就給律師業創造了案源??梢韵胂蟮氖?,法律機器人、法律大數據、法律資本墊資、法律產品平臺、法律專項培訓、法律服務標準化產品、法律應用軟件等等,都會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而到來?,F在在新興法律服務業領域,雖然談不上有對律師業顛覆性的力量出現,但是,在當下科技互聯網資本的相互作用之下,對一個行業產生顛覆的,往往是來自于非相關領域的人和機構。新興法律服務業的發展勢不可擋,對于傳統律師業而言,如果采取保守和觀望的態度,則未來在傳統和新興相加的整體的法律服務業中,規模和分享的蛋糕就會少。如果,采取開放和包容的態度,則有可能引導,融合新興法律服務業,規模和分享的蛋糕就大。


    最近一段時間律派巨匠內部員工在練習演講。有位叫李悅歌的年輕人,她在演講中暢想到,不久的將來,在律派巨匠的平臺上,我們紹興的會員機構,用他們的專業遠程為新疆的客戶服務,我會感到很驕傲。她的演講,聽的我心里熱乎乎的。我也和律派巨匠的伙伴們暢想,我設計的關于公司控制權疑難雜癥解決方案的萬元標準服務包,在律派巨匠平臺上,最終實現了全國一萬個訂單。也讓大家一陣激動。律派巨匠這樣的新興法律服務平臺,未來就會讓人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我做為律派巨匠的帶頭大哥,源自于傳統的律師服務業,我們的初心是服務于中小律所?,F在律派巨匠走過艱難的生存期,成為新興法律服務業的一個客觀存在,我們依然要保持初心。我們依然要恪守保持不做律師業務,但要服務于律師的本源。律派巨匠要成為新興法律服務業的開拓者、耕耘者、融合者,同時也要成為和律師業的聯接者、瞭望者、分享者。只有這樣,律派巨匠才能知道本源,知道去處,知道光明所在。


    本文來源:律派巨匠

    本文作者:律派巨匠董事長潘躍新


     END




    創新     專注     極致





    手機掃一掃
    分享給我的朋友

    99牛牛国产精品,俄罗斯一级婬片A片AA,无套Gay_ChineseViDEOS
    <strong id="1lyrz"><address id="1lyrz"><delect id="1lyrz"></delect></address></strong>
    <wbr id="1lyrz"><menuitem id="1lyrz"><option id="1lyrz"></option></menuitem></wbr>

    1. <acronym id="1lyrz"><address id="1lyrz"><ol id="1lyrz"></ol></address></acronym>

      <tt id="1lyrz"><span id="1lyrz"><sup id="1lyrz"></sup></span></tt>
      <b id="1lyrz"></b>